2017-02-23 14:24:59 来源:互联网

海洋重防腐涂料及涂装体系现状及发展趋势

  3 海洋资源开发及装备的防腐涂料涂装体系

  3.1 近海和深海油气勘探和加工设备的防腐

  除了中海油,我国沿海各省在海洋经济发展中都将油气资源开发作为重大的战略方向。其中除了钻井平台、附属的油气管道和储运设施外,发达国家开发使用了石油加工船即移动的石油化工厂。钻井平台中南海1号可达3000 m。

  深海作业。尽管平台防腐涂装体系已标准化,但随着平台大型化及深海更加严酷的腐蚀环境,仍面临新的挑战。尤其是旧平台的维护保养面临极端恶劣的施工环境,对涂料涂装提出更高要求。

  钻井平台用涂料配套体系必须经中海油海洋环境实验室按行业标准测试和认证。至今为止,涂料供应商主要是IP、佐敦、立邦等跨国公司,国内振华重工常州涂料公司、鱼童等进入维修用的涂料市场。海底输油气管道、高性能的薄型防火涂料将是研发的重点。

  3.2 沿岸和离岸风电塔用涂料体系

  作为清洁能源的重要战略方向,风电尤其是沿岸风电开发是重点,至2020年将达到

  70 GW。而且安装的风电塔为发电能力大于6 MW的大型机组。塔高大于60 m,叶片长大于50 m,对涂料性能要求极高,寿命大于20 a。

  塔身外部采用环氧富锌或喷铝底漆+环氧中间层+耐候面漆,塔内面不加面漆,通常需通过N501标准或我国船级社标准检测和认证。而叶片涂料采用耐候聚氨酯弹性体或聚脲体系,要求极高。目前主要通过德国认证,其供应商主要是BASF、PPG及国内几家合资企业,广东中山大桥已通过认证。塔身涂料方面,不少国内企业已经进入市场。离岸风电塔的防腐涂层体系还要考虑飞溅区和水下塔基的保护,可参照平台的配套体系。其涂料的市场容量不大,约4万~5万t,但要求高,附加值较高。

  4 沿岸基础设施建设的防腐蚀保护涂料

  4.1 港口码头设施

  从渤海湾至北部湾,随着经济发展,亿吨级港口不断增加,旧港扩容和维护、新港的建设蓬勃发展。港口码头主体是混凝土结构,我国在这方面涂层保护体系设计和材料使用都相对滞后。尽管20世纪90年代交通部制订相应的底材处理、涂料涂装标准,近年来又进行了修订,但实施情况差强人意。据笔者所知,国内大中型码头尚无专业防腐涂料系列产品生产供应商。通用型的环氧砂浆和环氧中间层及面漆都可就地解决。旧港口水下损伤探测方法中科院海洋所曾做过研发,尚待产业化。水下使用涂料及涂装工艺——包括水下设施的表面处理经多年开发仍处于工程化的初级阶段。

  4.2 跨海大桥的涂层保护体系

  从2002年开始的杭州湾跨海大桥至正在建的世界最长的港珠澳大桥,10多年我国从北到南建设了10余座跨海大桥,长度从几公里至50多公里,还有计划中的几座超长桥,建桥的技术和速度处于世界领先水平。其中既有钢结构也有混凝士结构桥。笔者有幸参与交通部和铁道部桥梁涂装标准和规范的审定,每座桥的防腐涂料涂装方案通常由业主召集专家,针对具体腐蚀环境和涂装环境,对采标和涂装工艺进行审定。

  港珠澳大桥涂料用量总额约2亿元,分别为中远关西和佐敦中标。以前涂料供应商主要是跨国公司,现在一些国内企业开始进入,例如2013年泉州湾大桥涂料由泉州信和供应。

  以上如此等等,关键一点就是为不同用户提供完整的解决方案,从而促进我国海洋重防腐涂料及涂装体系的蓬勃发展,由近海走向深海,成为真正的海洋大国、海洋强国。

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icoat2014;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投稿请联系:010-52638829,QQ:25100834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