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14 09:44:33 来源:中国涂料采购网

再坚固的桥梁,也承担不起贪婪的重量

  近日江苏无锡侧翻高架桥事故引发了大众关注,这起事故对于当时正在现场路面上正常行驶的车辆来说,无疑是一场灾难,给他们留下了很深的阴影。  根据官方的初步认定,这是货车超载导致的。这个结论,瞬间引起网络上铺天盖地的指责:什么货车这么大威力,能压垮大桥,居然压不垮轮胎?这个高架桥,不是设计问题,就是质量问题,不要拿超载大货车做挡箭牌。但这次无锡的高架桥恶性事故,还真是大货车超载引起的,证据极其确凿,以下为本网采访的某位业内专家的看法。壹

  现在,中国的桥梁设计,采用终身负责制。  一个桥梁的设计图,每一页纸都需要签字,负责设计的工程师要签字,负责复核的高级工程师要签字,后面还需要项目负责人的签字。  这只是其中一页纸,在整本设计图的封面,这个设计院里涉及到这个项目的技术管理层几乎都得签字。  除了A设计院自己的签字之外,这个设计图,还必须送交外面的B设计院做审查,这个叫咨询,国家规定必须有这个流程。  设计院做咨询,是要收费的,业内叫咨询费或者图审费,不过收了钱,他们也要给出咨询意见,按咨询意见查缺补漏后,他们也必须签字,有了他们的签字,这个设计图才会被放行。

  如果将来这个桥出了事,被查明是设计问题,A和B设计院签过字的人,不管在职还是不在职,只要还活着,统统都得负责任。

  设计院的责任非常之大,没必要为了挣点设计费,把下半辈子都搭上。为了保证自己的安全,现在的设计院做事非常保守,设计图一律按照国家标准的上限做,而且非常喜欢突破安全上限。

  如果按国标计算认为这里最多需要16号的钢筋就OK了,那么设计院一般都会用18号的钢筋。混凝土标号同理,行规就是按计算结果,再取高一号。在设计院,从来没有四舍五入,都是四入五还是入。

  为自己的高标准取的理由也很简单,现在施工队质量不好控制,超载现象也太多,我们还是保守一点做事好,毕竟大家都不想出事。这个理由合情合理,总审批人员也不想出事,所以哪怕用料稍微多一点,造价高一点,这个设计图,也会被放行。

  这就导致现在一旦工程出了事,我们都是直接去查施工队有没有偷工减料,极少能从设计院这里抓住把柄。因为设计院这里,你怎么查,得出的结论都是完全符合受力安全要求。因为他当初,就是按照比国家安全上限还高一点的标准去设计的,尤其是那些结构简单的普通桥梁,在设计院简直就是流水化工厂式生产,绝对不会有丝毫设计问题产生。

  额外增加承重能力和受力性能,在没出事的时候,你去查,可以勉强说设计院浪费资源,但是真出了事你去查,你能说他增加受力性能有错?既然设计院很难找到毛病,那是不是施工单位偷工减料,弄豆腐渣工程了呢?

  贰

  也不是,无锡的这次事故,和豆腐渣工程完全不沾边,简直就是良心工程的典范。  现在中国的工程质量,经过严厉治理后,同样采用终身负责制,豆腐渣也几乎绝迹了。我们看现场群众拍摄的近距离视频,从视频中可以明显看出,桥墩和梁体,质量极好,从高处坠落重摔了一下,都没有发生结构破损,完整度极高。  换句话说,这座高架桥,超载大货车没有压垮,甚至掉下来被重击,它都没垮,质量简直可以当良心工程的模板。那问题来了,既然这座桥质量这么好,它为什么整体倾覆掉下来了?因为这座桥,采用的是独柱墩设计方式。什么叫独柱墩设计方式,顾名思义,就是只用一个桥墩来支撑整个高架桥。  而中国常规的双柱设计法,需要横向布置两个桥墩,很明显需要额外占用大量的土地。  所以,独柱墩设计方式,从国外引进后,立刻流行起来,非常受到城市建设者的欢迎。城市的土地有多贵,大家都很清楚。但是独柱墩设计有天然的缺陷:因为只有一个桥墩,所以当一侧重量过大的时候,非常容易整体倾覆,大家看图就能理解了。  现在皮球又踢回到设计院头上了,还是设计方案有问题啊。如果不是独柱墩设计,按这个桥的质量,根本就不会垮,所以这个锅必须设计院来背。  但是设计院表示很委屈,这个锅真的没办法背。叁

  独柱墩设计的时候,也是必须考虑单侧重载这种最不利工况的。  但是从上面那个独柱墩单侧倾覆的图里,哪怕不是桥梁专业的,我们也可以看出,这不是混凝土里加钢筋可以解决的。倾覆是一个结构性问题,要想增强抗倾覆能力,必须增大桥墩的尺寸。为了对抗超载现象,设计院常用的钢筋保平安大法,在独柱墩这里失效。钢筋标号高一点,增加的成本不多,但是扩大桥墩的尺寸,增加的成本就太多了,而且成本增加的极其明显和不合理,审查单位是不会让这种浪费资金的设计图出门的。但是该有的尺寸,必须要有,无锡这个高架桥,设计标准是单车限重40吨,一辆总重达到40吨的大卡车,哪怕在这个桥的最边上使劲压,也没办法让这个桥倾覆。这个标准低吗?真不低。按国家标准,总重大于14吨,就被称之为重卡。  微卡(总质量<1.8吨)  轻卡(1.8吨<总质量≤6吨)

  中卡(6.0吨<总质量≤14吨)

  重卡(总质量>14吨)

  而国家规范明文规定,6轴超级重卡,最高总重,不得超过49吨。  而无锡城市高架桥,主要针对的用户群体是城市小汽车,车重才1.5吨,平时也允许一些中型卡车入城。对于这样的城市道路,设计院拍着胸脯保证单车40吨过桥一点问题都没有,这个标准其实真没啥问题。按国标要求的140%安全系数富余,就是64吨的车过去,也不会有事。

  而货车的国家最高合法载重,才49吨。那为什么最终还是出事了呢?因为无锡这个桥,这次迎来了一个胆大包天的亡命之徒,单车重量达到了170吨以上。我们从现场视频可以清晰的看到,有一辆大货车,运的是热轧卷板,就是那个圆柱形物体,仅在这个视频里,我们就看到了至少4个。

  热轧卷板,是常用工业品,每一个圆柱体,都奇重无比,一般都在20吨以上。而这些热轧卷板都有出厂标签,现场拍摄的标签显示,一个热轧卷板居然重达28.535吨。  路人拍摄的现场视频,我们就看到了至少4个热轧卷板,而有消息称,现场实际有6个,而一辆大货车拉6个热轧卷板的配置,在实际生活中并不少见。  如果按4个热轧卷板算,载重达到了114吨,如果按6个算,载重达到了171吨,这还没算车身自重。而这座桥的设计最大荷载,仅仅只有单车40吨。超标这么多,还敢上高架桥,还要选一个独柱墩高架桥按单侧走,造成倾覆一点都不奇怪。这个桥的梁体没有被这么重的车直接压断,而仅仅是倾覆,这才叫奇怪呢,质量远超设计标准。  虎门大桥常年塞车,桥面变成了停车场,满布各种小汽车,看起来极其恐怖。  很多人担心桥会被压垮,但是实际上这点荷载对桥来说微不足道,一辆车1.5吨,要100辆才抵得上这次无锡的一辆超载车,而且你这100辆车还是均匀分布的,超载车是压在一个小小的面积上。双方的危害力对比简直是天壤之别。当初外国人发明独柱墩的时候,压根没考虑过中国有这么严重的超载问题。汝之蜜糖,彼之砒霜。肆

  这些年,中国的超载车辆,在作死的道路上愈演愈烈。  前些年北京的白河桥被压垮,这座桥是老桥,限重30吨。但是一辆6轴大货车,满载沙土,重达160吨,就这么直愣愣的开上去了,结果当然是直接压垮了桥梁。  超过桥梁设计最大荷载5倍,谁给你的胆子上这座桥的。  太原也有一个桥,叫东柳林桥,被一辆满载矿粉,车重高达183吨的6轴大货车给直接压断了。  司机被捕时还奇怪的问道,我以前经常拉满煤炭(七八十吨)过这个桥都没塌,为啥这次拉矿粉(一百七八十吨)就塌了。没文化真可怕,煤炭的密度和矿粉能比么,七八十吨和一百七八十吨,直接差了一个数量级好吧,不垮才怪。设计院再怎么加钢筋,再怎么提高标准,也架不住司机这么恐怖的超载啊。

  大家可以网络搜索“百吨王”这个中国特色国情的术语,指的就是那些经过私自改动,把车辆承载能力提升到百吨以上的超级大货车。把我们家门口路面压的破破烂烂的,就是这些百吨王,因为当初的路面设计中,就没考虑过这么重的货车。而那些直接压垮桥梁的,通常都是那种一百七八十吨荷载的王中之王。开这样的超载车上路,是在公然破坏公共财物,也是在危害社会公共安全。为什么百吨王的轮胎没事,路面和桥梁却受不了呢?

  回到开头那个问题,什么货车这么厉害,能压垮大桥,居然压不垮轮胎?实际上,这样的货车并不厉害,并且十分常见。人类目前的技术,别说做出百吨王,只要你肯出钱,做出千吨王都没问题。而人类目前最强的轮胎,单轮胎的承重力就高达20吨,12个轮胎抗下240吨重都没事。

  而桥梁技术也是一样,无锡这个高架桥,设定最大单车荷载40吨,只要你肯出钱,就是把这个桥修成最大单车荷载400吨,中国工程师也做得到。那为什么我们不这么做呢?因为不划算。在无锡这个高架桥上跑的,绝大部分都是守法公民,他们开的小汽车,重量才1.5吨,开的中型货车,重量才十几二十吨。

  假设修一个最大设计荷载40吨的高架桥,只需要花10亿就搞定了,如果要满足这些百吨王,修一个最大设计荷载200吨以上的高架桥,成本会剧增,可能需要花100亿都搞不定。本来可以修10个城市高架桥的资源,现在只能给1个城市修了,只是为了满足极少数不守法的超载司机。这不是浪费资源是什么?

  上面说了,现在的设计院为了保守,通常都会略微提高设计标准,理由就是超载。但如果设计院以超载为理由,把国家最高标准擅自提高几倍甚至十几倍这么夸张,那我们就要怀疑这个设计院的用心到底是为了百姓平安,还是故意套取国家资金了。桥梁设计出来,是给守法公民用的,而不是给违法公民用的。

  但是私自改装的超载大货车就不一样了,它设计出来就是给故意违法的公民用的,而不是给守法公民用的。所以,超载大货车司机有充足的动力,给自己配上一个好轮胎,和收益相比,花这个轮胎的钱非常划算,别说一百七八十吨,上200吨这个轮胎都不会有事。但是桥梁,漫长无比,遍布全国的桥梁,只能按照30吨、40吨的正常荷载去考虑,不可能处处都要考虑到200吨的超级货车荷载,这样做的成本太高了。

  所以,开头那个问题我们就可以回答了,超载大货车就是这么厉害,能压垮大桥,但压不跨它的轮胎,因为它是私自违法改装的。如果这辆超载大货车是未经改装的合法车辆,标定荷载30吨,它敢装到百吨以上,那么它的轮胎一定被压垮。合法的桥梁,无法抵抗违法的大货车,这很正常,因为违法大货车里面装着的贪婪,太重了。

  伍

  有人说,大货车不超载没法活啊,谁想超载啊,但是不超载赚不到钱。  这句话很明显是谬论。不是因为运费便宜导致不超载赚不到钱,而是因为超载违法大货车太多导致运费便宜,而运费便宜导致不超载的合法司机赚不到钱,最后导致大家都超载。

  举个例子,假设当前中国的货车运能不变,但是运货需求量突然暴增一倍,请问会发生什么?很显然,运费会直接暴涨,直到很多货主无法承担暴涨的运费,最终让运货需求量和运能互相匹配。超载的违法司机,绝对不会因为自己是违法超载,而放弃这个提价的机会,他们会和合法司机一起提价。随着中国国民经济的发展,互联网购物的兴起,中国对运能的需求逐年飙升,但是运费涨了么?没有。为什么呢?因为中国的货车运能也在逐年扩大,让市场始终处于平衡状态。这里面有很大一部分运能,是违法超载货车提供的,他们挤占了守法货车司机的市场。

  第二个问题,假设中国目前的运货需求不变,而运能突然减半,请问会发生什么?很明显,运费也会直接暴涨,直到很多货主无法承担暴涨的运费,最终让运货需求量和运能互相匹配。一旦运费上涨,合法运输的货车司机,就能赚到钱,他们就犯不着去超载了。而之前,合法运输的货车司机之所以赚不到钱,完全是因为违法的超载大货车太多,所谓劣币驱除良币就是这个道理。

  同样一辆车,一个载重30吨,一个载重100吨,甚至一百七八十吨,不用想都知道双方的市场竞争力差多远。这才是真正的因果关系。

  那么问题又来了,虽然违法大货车超载了,但是他们提供了充沛的廉价运能啊,能降低运价,降低中国人的生活成本。所以,货车超载行为还是有益的。

  这句话又错了,如果百吨大货车运输真的是划算行为的话,中国早就强制命令所有的道路桥梁和汽车厂,全部按100吨荷载来设计了,又不是造不出来,干嘛要自己跟自己过不去。而国外,也不允许百吨大货车上路,原因只有一个,从社会全体国民的角度去看,让20~40吨的货车上路是最经济的,让百吨大货车上路,是不经济的。违法导致的社会成本一定是很高昂的,这个成本永远只会转移,而不会消失。

  大货车超载,具有极强的负外部效应,它的确降低了运价,但是却危害了全国的道路和桥梁。每年,中国因修补道路和桥梁付出的金钱,都是一个天文数字。这个钱谁出?当然不是违法大货车司机出,而是从全体国民的税收中出。换句话说,违法超载大货车司机,在悄悄盗窃你的钱袋子。

  大货车超载这种行为,和工厂的大气污染行为极其类似,都是通过释放负外部性,而让自己的成本变低。如果不要求工厂净化污染性气体,工厂的生产成本,会明显降低。而造成的大气污染后果,却由全体国民承担。工厂降低的成本,实质上是靠窃取全体国民的健康换来的。而超载违法大货车对守法货车的冲击,类似于假冒伪劣食品对良心食品的冲击。

  如果在中国,假冒伪劣的食品不受监管,可以大行其道,那很明显,扎扎实实做良心食品的人就无法生存,从而被社会淘汰。当到处都是假冒伪劣食品之后,人们愿意为食品付出的代价就会降低,最终导致的结果就是商家在哀叹:不是我们想做假冒伪劣食品啊,价格太低了,不造假活不下去啊。这和今天的货车超载现象,何其相似。

  造假食品者的暴利,实质上是靠窃取良心食品的信用而产生,劣币驱除良币之后,最终受害者,是全体国民。而那些严重超载的百吨王,侵害的绝不仅仅是我们的金钱,还有我们的生命,并散播了恐惧。百吨王的存在,让我们每次途径高架桥都会战战兢兢,生怕哪天飞来横祸,这严重破坏了社会的和谐和幸福感。如果非要拿假冒伪劣食品来类比的话,那百吨王,就是标准的有毒食品。

  陆

  为什么中国的大货车,如此热衷于违法超载。  因为违法的成本太低,而收益太高。把30吨的车,改成100吨以上的车,收益直接暴涨,但是带来的惩罚却并不大。我国法律规定:  货运机动车超过核定载货质量的,处二百元以上五百元以下罚款。  超过核定载货质量百分之三十或违反规定载客的,处五百元以上二千元以下罚款,并强制卸货分载。  超载百分之百的,处以一万元以上的罚款,并强制卸货分载。  而在欧盟,第一次超载的驾驶员会被登记在案,第二次被发现超载直接判刑3个月,因为大货车司机危害了公共安全。醉驾入刑搞了很多年才实现,不知道超载入刑,需要多久才能实现。

  目前我国对超载的惩罚,很低,但就是这么低的惩罚,也不是出门必罚,被抓住的概率也很低,超载10次能抓住1次就不错了。如果超载被抓住了怎么办?司机的选择是交完罚款之后赶紧继续超载,争取把损失赚回来。当违法的收益超过违法的成本时,就是在鼓励违法。

  海恩法则指出:每一起严重事故的背后,必然有29次轻微事故和300起未遂先兆以及1000起事故隐患。超载车上无锡的高架,肯定不止一次了,而是上千次,甚至上万次,才会产生这么一次悲剧。

  再坚固的桥梁,也承担不起贪婪的重量。

  在这次无锡的遇难者里,白色小车上的遇难者王某是一名单亲父亲,含辛茹苦、独自拉扯女儿长大成人。王某的女儿,今年初三,看到视频里父亲的车牌,站都站不住,哭得稀里哗啦,至今都不肯吃饭。那个一直保护她长大成人的天,塌了,没招谁没惹谁。

  和醉驾一样,这种事的受害者,今天可能是他,明天就可能是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人,违法超载行为不除,这种威胁永远不会停止。当灾难降临时,我们会发现,生命的重量,比我们想象中的重得多。

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icoat2014;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投稿请联系:010-52638829,QQ:2510083472